關於部落格
  • 130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北埔大莊農園踏青活動

我們一行人共五個人,騎三台摩托車,差不多在兩點左右到達北埔老街,我們把摩托車停在大隘社附近,然後步行至大隘社。一開始沒半個人到,我先走進大隘社,看到阿偉在裡頭,我還客氣地問說:「先生,請問今天是草葉集辦的活動嗎?」阿偉點了點頭。我心頭想,我剪了頭髮,不知道阿偉哥對我還有沒有印象。

後來才發現,報名參加的人不若我原先想像的多,只有我們這群五個人,還有另一批三個人,是一個加拿大人,一個姓熊的女生,和他姪子,他們是搞《有機誌》 的。

後來還來了駱明永一家人,他今天算是主講金花石蒜與台灣百合的種種相關故事,也指導如何栽種金花石蒜。還有草葉集的代表peggy。以及兩個幫阿偉做事的人。可能是因為延期的關係吧,今天的活動總共就這些人來參加。

一直到三點半前,主要是自我介紹,以及聽駱明永講金花石蒜與台灣百合的故事,非常精彩。後來我有點躍躍欲試,很期待直接到農地裡去體驗。我們走了好一段路,有段下坡,然後過了一條河,但發現短短四五十公尺內就有三座橋,阿偉說這是因為有三個管理單位,分別是觀光局、水利局和北埔鄉公所。阿偉說他對傳統的水渠橋比較有感覺,因此他決定走中間那座橋,我們也跟著走這座橋。

後來我們經過另一條河,比剛遇到那條小溪大多了,而這條河之前六月初因為大水,便橋斷了,使得原先預定在六月初要辦的活動延期到今天。後來我們涉溪而過,真的是「摸著石頭過河」,挺刺激的。

過了河後,有塊被山丘圍繞的土地,這塊便是阿偉口中的「大莊農園」了,但眼前望去卻是一片雜草,若不經阿偉說明,還真是難以想像這塊地是農地。沿路阿偉一路說明,每塊農地各是種植什麼植物。遠方不遠處有棟傳統建築,但屋頂已經崩塌,阿偉說他之前原本想找老地方商量要整修那棟建築物,但老地主不願意,兩個月前一場大風雨,這棟建築物的樑子崩塌,便變成現在這幅模樣了。

我們今天來大莊農園的主要目的有兩個,幫忙種金花石蒜的種子,以及幫忙採辣椒。先是種金花石蒜,要在土裡挖深一點,讓金花石蒜的種子低於土面五公分以上,因為金花石蒜的種子還蠻大顆的,約有人的半顆拳頭那麼大,因此土要挖得蠻深的,但阿偉給我們的工具有點兒老舊,我們一群人才用沒多久,便陸續壞了三枝小剷子,朋友Y便開玩笑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大概才開始幫忙挖洞不到五分鐘左右,每個人都是滿身大汗了,汗水從每個人的額頭、鼻頭和下巴尖頭滴下。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個加拿大人在教他的姪子如何使用剷子時,我望著他的側臉,尖尖的鷹勾鼻尖凝出一滴飽滿的汗水,繼而緩緩地滴落土地。

我也是滿身大汗,衣服滿是汗水,膝蓋與褲子沾了一堆泥土,我的心情無比平靜與安詳,有種感悟,做農事的人彎下他的身子,低下頭來做事,讓汗水從額頭滴落土地,哪還要用區分工作時間與運動時間,不用像在都市工作的人,下班後還要挪出時段到操場慢跑。

種完兩排金花石蒜後,我們一群人轉去幫忙拔辣椒。這還是有技巧的哦,不能往下硬扯,相反地要順著辣椒的莖往上拉,辣椒自然會脫落。阿偉種植的辣椒有個方法,以一株辣椒一株蔥的方式種植,用意是想要藉著蔥的味道驅走各種蟲。不過這次阿偉說他各株植物間距離相隔太近,而且讓所有辣椒都生長,因此養分被平分了。阿偉說這些都是很細微的經驗,之後需要再調整。

採集辣椒到五點多,由於時間的關係,阿偉要我們不用再採了,帶我們去看有百年歷史的大水車。那大水車比一個人還高,是要讓低水位的水藉著大水車的設計送到高水位去,因為北埔號稱穀倉的那片土地比溪水還高,因此需要引水來灌溉。

看完水車後,我們一群人拿著大包小包的辣椒往回程的路走,過了溪後,在溪邊洗辣椒,一條條又紅形狀又漂亮的辣椒,一眼望去真的亂漂亮一把的。

走回大隘社的路上,有段有點陡上坡的路,阿偉說這段上坡下面有個斷層。遠方處我望見一個類似砂石廠之類的工廠,便問阿偉那是什麼,阿偉說那是洗細沙廠,對環境不太好會污染,我又問說這附近很多間這種工廠嗎?阿偉說,「應該只有一間,因為鄉長只有一個」。他說完後眾人哈哈大笑,阿偉接著說:「你們學社會學怎麼會不懂這一層意思呢?」

今天有兩個例子讓我回想起之前書上寫的一句話:「懷著深深的渴望,但沒有要求些什麼」。第一個例子是,大莊農園旁有個老舊的傳統建築,不過望上去屋頂的樑已經崩塌了,阿偉說他之前有跟老地主談過想整修那棟房子,但老地主不願意,兩個月前一場大風雨,那棟老房子的樑便垮了。阿偉是邊走邊講的,但我聽完後第一個感受是,好可惜哦,但二個感受是面對這種事的態度若用「懷著深深的渴望,但沒有要求些什麼」,或許會讓自己平衡一點。

第二個例子是,種完金花石蒜的種子,也拔完辣椒後,阿偉帶我們上去看百年以上的大水車,走下山時,阿偉回頭望著山邊的一些梯田,說他打算慢慢整修那些地方,種點東西,然後蓋點涼亭之類,可以在那邊休息、聊天,感覺應該挺好的。說完之後,阿偉剛好走到一個小滑坡,他邊滑下去邊說著:「不過不急,慢慢來。」這同樣也讓我感受到一種平衡地面對事情的態度。

自在、舒適,沒有被什麼高掛天邊的責任或要求監督著的感覺,有的只是發自內心的堅實動力,而佐以一種「蠢蠢欲動的耐心」的面對態度。免除了下列種種狀態:1.長期憤怒導致內傷、2.道德評論他人欲讓自己站上道德高位、3.有動力行動,但一段時間後沒有如自己設想的回報,便虛無或消極了。這,是我今天在農村勞動的感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