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30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個有社會關懷的人

當一個人,無法通徹認識他自己,成為一個人的時候,要如何去設想他以後的人生是什麼樣貌呢?他對他自己都交代不清楚了,如何邁開步伐,去認識世界呢?他的想法如何真正出社會呢?一個對自己交代不清楚的人,當然只能關注自己的種種了,他自己都照顧不好了,如何有心思去理解,甚至是探索世界呢?

我想,若真的要搞學術,就應當立志做一個「人的學者」,而不是「學者的人」。唯有當他逐步成為一個人時,他也才能逐步去深刻認識世界,才能對人類社會做出貢獻來,這就是我認為的「人的學者」。否則,充其量只能是解釋自己,以教職謀生的「學者的人」而已。

講到關懷,除了崇高的「社會關懷」外,我想另一個重要的更是「對自己的關懷」,唯有人深刻成為他自己時,也才能深刻從內心萌發出社會關懷,這兩種關懷是一體兩面的。讓我想到,之前聽了個社會學家的演講,他的演講通篇就是在強調社會關懷的重要。這我理解。但我一個朋友問的好,那沒有社會關懷的人要怎麼辦呢?要怎麼培養出社會關懷呢?我比較誇張地講,難不成這些沒有社會關懷的人就都是混蛋或笨蛋嗎?這些沒有社會關懷的人不是會有被否定的感覺嗎?比較深刻地講,如何讓人真正萌發出社會關懷?,這才是最重要的問題所在啊,我認為這必須首先要讓人能夠真正打從心底成為他自己,關懷他自己,在這樣一路探索的過程中,自我實現與社會關懷是一體兩面的吧,那些片面強調社會關懷的人,是不是把自我關懷、自我實現當作預設去談了啊,但是有些人當下的困難點就是:「我想有社會關懷,可是我真的打從心底感受不到社會關懷對我的意義、社會關懷跟我的關連時,怎麼辦?」

所以我一直認為,兒童或青少年時期,要是能夠給孩子力量去認識他自己,給孩子豐沛的情感感受與表達能力,日後他自然能成為一個自在的人,去熱情地探索世界。但要是情感基礎不穩固,時常自我懷疑、自我否定,對自己的各種喜怒哀樂不夠深刻覺察,怎麼去熱情探索世界呢?他連自己都搞不定了,怎麼去搞定這個複雜的世界呢?或者說是一體兩面的另一面出發也可,讓孩子充分去挖掘一件事情,就像是我最近讀到的許多傑出思想家他們的青少年時期一樣,人本主義心理學家羅傑斯青少年時認真地種植物、做實驗,受到鼓勵去挖掘去探索,日後才逐漸探索到人的心理問題上;鹿野忠雄小時候便對昆蟲深深的著迷,不停地去採昆蟲、看書,日後才因此拓展挖掘的面向,從昆蟲、動物、植物、地形到原住民等領域;維根斯坦青少年時期對機械深深著迷,十歲時就製造出一台能實用的簡單縫紉機,還立志成為一個工程師,日後才逐漸轉換思索方向到哲學上。我想這些傑出思想家都有著一點同樣的成長過程,就是在他們小時候就開始「認真思索一件事情」了,不論是思索「種植物」、「機械」、「昆蟲」,或是去思索「自己」,都同樣地認真思索,造就了他們日後能夠有長足地、動力豐沛地、深刻地探索世界的能力,因此才能對人類思想有所貢獻。

因此我一直認為,社會關懷是活出來的,甚至是一種認真思索義理後必定會經過的高度,當然也因為人的豐富性,每個人的精神企求不同,有的為公平正義奮鬥、有的是為了榮耀上帝、有的是為了追求真理、有的是美的追求,不一而足,這都無妨,不管是不是所有的企求都優先強調社會關懷的重要性,但一定至少都能起碼理解那些強調社會關懷的人在幹麻。

回到我自己的不足。我反省自己,我是從思索自己出發的,才達到對社會關懷的一點點起碼的理解的。但我有時情感基礎會晃動,會自己懷疑、自我否定,表示我還不夠料理好自己,情感上的需求還沒調整到更自適的狀態。另外一點,是我過份重視個人情感經驗,執迷在自己的情感感受上,造成有時看世界時仍舊是在看自己的迷濛狀態中。這些種種,都表示了自己的情感面上的狀態。

另外,從小到大,認真思索事情的經驗不夠,或者說,沒有具體思索一件事情的經驗,具體去找資源、找各種方式來幫助自己繼續想下去,因此造成自己現在想事情時雖然想要想的更深刻些,但遇到行動力不足、不懂得找資源幫助自己等不足,當然更沒有那種有許多認真思索事情的經驗後帶來的豐富、深刻發展性。

這是我回溯我的成長軌跡帶給我的影響。但我知道,當我思想上獨立後,我就必須為自己負責,持續去修正自己的種種不足,因為我知道我有所企求,我渴望成為我自己,我渴望熱情充沛地去認識世界,當然前述的渴望只是高懸的理想,至於追求啥?具體實行方法是啥?就要靠我自己去落實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