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30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切格瓦拉小傳

說了那麼多,可是到底今天的主角是個什麼樣的人物啊?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認識這個和南美洲息息相關的英雄人物,切格瓦拉。西元一九二八年,格瓦拉誕生在阿根廷的一個優渥的歐洲移民後代家庭中,血液裡頭有著移民者愛好冒險的天性,但是在格瓦拉兩歲時因為玩水著涼而得了哮喘病,成了他終生的病痛,使得他無法和同齡的小朋友一樣盡情地在戶外嬉戲著。但是哮喘病並沒有使格瓦拉顯得若不經風,相反地他憑著意志力和冒險的精神拼命參加各項運動,在他十多歲的時候在學校還是一個以勇猛著稱的足球選手呢。他不顧自己的哮喘疾病,不斷的努力運動以突破自己,掙脫疾病帶來的限制,終其一生都不屈服。而這正透露了格瓦拉性格裡的重要元素,反抗。

少年時期的格瓦拉,因為自己得哮喘病的緣故,加上祖母的突然過世,得使他決定就讀布宜諾艾利斯大學醫學系。大學期間,愛好冒險的格瓦拉和朋友兩次遊歷南美洲,他渴望親身體驗他生長的這片土地,想看看其他地方的人們如何生活,這也促使格瓦拉更深刻思考著他一直關注的貧富差距問題。旅途中格瓦拉持續寫下了他的所見所思,後來的人還將格瓦拉在這段經歷中所寫的文章集結成書,書名就叫做,<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後來在旅途的末段,格瓦拉遊歷到了危地馬拉共和國,發生了美國武裝干涉該國的內政,讓格瓦拉決定拋棄優渥的醫師身份而立定志向成為一個革命者,反抗美國對拉丁美洲的壓迫。

這時,格瓦拉的反美與反對帝國主義的傾向逐漸清晰,但卻苦於同伴,直到他遇到一個古巴人,卡斯楚,格瓦拉的革命熱情就這樣傾巢而出持續著他的後半生。當時的古巴是被親美的政權所統治,但這個政權不顧人民的生活竟然把大部分的天然資源所有權都讓給了美國的企業,反而是和美國人一起來壓迫古巴的人民。而卡斯楚和格瓦拉這個來自阿根廷的醫生組成了一支七十多人的游擊隊由古巴海外反攻回去,在艱苦的搶灘戰中,最後只剩下二十個不到的游擊隊員活著上岸,但是很驚人的,這支游擊隊便在叢林密佈的游擊戰中逐漸在兩年中擴充到兩萬多人的強大軍力,最終推翻親美的腐敗政權而建立了古巴的新政府。而格瓦拉一開始也在新政府中擔任重要的職位,但是後來因為和卡斯楚理念的分歧,格瓦拉認為全拉丁美洲的革命才能全面推翻帝國主義,他毅然決然辭去在古巴的職位和國籍,深入玻利維亞甚至是非洲的剛果進行游擊革命,最後格瓦拉在玻利維亞因為受傷而被俘擄,而在美國當局的指使下被槍決了,結束了格瓦拉三十九年的革命歲月。卡斯楚在格瓦拉死後曾說:『"切"的犧牲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他在那麼多次冒著生命危險的戰鬥中沒有陣亡,才是奇怪!格瓦拉大概也知道他的生死隨時繫於一線間,因此,他曾說過:只要還有一個耳朵能聽進他的戰鬥號召,只要還有一隻手能伸過來接過他的槍,那麼不管在任何地方他突然喪命,都可以死而瞑目。』

格瓦拉熱情地想要用武裝革命輸出到各國,但是他那高尚到近乎完美的革命理想並沒有讓他身邊的玻利維亞戰士感同身受,因此最後格瓦拉注定要為革命犧牲。格瓦拉不只看出這世界上存在的階級問題以及帝國主義對落後國家的壓迫等問題,他並且積極採取行動想要去解決這些問題,雖然採取武裝革命的道路必定是條困難重重的道路,但他濃烈的理想性格加上行動力十足的激情,仍使他終其一生地投入著。

格瓦拉在一九六七年犧牲後,世人對他的熱潮從未斷過,格瓦拉儼然已經成為為了擺脫苦難而奮鬥的象徵。一九九七年,在格瓦拉死後三十年屍骨在玻利維亞被尋獲,這時全球的格瓦拉熱潮更是掀起了高峰,格瓦拉的肖像被大量印在T-shirt、啤酒、香菸甚至是內衣褲上,格瓦拉已然成為革命與反抗的化身。許多青少年的床邊或桌前大概都會有張格瓦拉的照片。不過弔詭的是格瓦拉畢生對抗的西方價值體系,反抗資本主義將人商品化,但現在格瓦拉的形象竟然日益商品化而被大量販售著。格瓦拉的女兒阿萊達就曾經拒絕攝影記者的要求,不願和帶著貝雷帽的父親相片合照,她說:『那不是我父親,那只是他生活的瞬間,一個側面。"她的意思就是說她希望父親的形象能從她不太理解的商業流行文化中解脫出來。她無法容忍有些商人竟然利用她父親的名氣來牟利。例如讓格瓦拉的肖像出現在內褲上,阿萊達覺得這是對他父親靈魂莫大的污辱。

在大陸這塊施行社會主義的土地上,西元兩千年也推出以格瓦拉為主題的話劇,劇名就叫<切格瓦拉>,推出後引起巨大的迴響,但是這齣劇的轟動,並不全是因為該劇本身宣揚的革命理想,它所依靠的,其實仍然是資本主義式的商業炒作,對這齣劇的投資人來說,真正吸引他們的,究竟是巨額的票房收入還是他們對格瓦拉的革命理想的嚮往呢。演員們在台上高呼著:『不革命,行嗎?』的同時,正吸引著觀眾們精神上的渴望,對平民的關懷被牽動著,但奇怪的是這份渴望卻是用金錢消費而得來的。

資本主義式的商業戲劇裡的主角竟然站著一個反抗西方價值觀的革命者,透過商業化的渲染來傳達人類對社會正義的嚮往,這或許是格瓦拉在世時所始料未及的吧。

三十多年前,格瓦拉因為在言談中喜歡說南美洲原住民的感嘆詞:『切』,而被朋友親暱地稱做『切』格瓦拉。到了現在,若是社會上發生壓迫或不公不義的事情時,我們就憤慨得不得了,那麼我們就可以喊一聲:『切!』因為就像切說的一樣,我們和切一樣都是對一個更美好的社會有所嚮往的同志。

2002.08.15 am4:40

-- 我不認為你和我是近親,但是,如果每逢世界上發生非正義事件時, 你就憤慨得發抖,那麼我們就是同志,這才是更重要的。 切 格瓦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