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30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意義的世界

寫不上來。因為要是沒有針對某主題,還真是沒有出口,文字無從匯積思緒,思緒只能持續在沒有出口的腦袋裡盤旋。那麼不如就以「研究者」為題吧,研究者在所有職業中,是個奇特的職業,研究者以研究為業,研究啥呢?啥都研究,只要抓著一個主題,說明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主題,便開始大張旗鼓地長篇大論,到最後,似乎發現只是為了寫一篇研究文章而寫,但卻不能顯露出這個發現,必須持續地研究下去,直到完成一篇研究文章,發表這篇文章,和同業討論這篇文章。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會隱約察覺那個發現,其實研究啥呢,只不過是為了研究而研究,沒啥特別理由的。

但研究者比起其他職業來,受到更大的期待與質疑。賣麵的可以大剌剌說我賣麵就是為了賺錢,人們頂多只會問說好不好吃。賣麵最大的貢獻就是,填飽人們的胃,只要好吃,人們就心滿意足了。但做研究的,人們會不斷地提出問題,這篇研究有什麼意義呢?這篇研究的對象為什麼值得研究呢?這篇研究文章的論點推移是否得當呢?這篇文章有什麼貢獻呢?能對人類社會有什麼幫助呢?這些問題非常尷尬,因為這些問題問的是「意義」,或者說問的是對人類的「貢獻」,老實說,意義這東西摸不著抓不牢,光是釐清什麼是有「意義」的文章,就已經爭論不休了。更何況去問許多研究文章有沒有意義?

所以,研究者往往會爭相答辯,說自己這篇文章意義如何充沛,對人類社會如何有貢獻,但又有幾篇文章當真表裡如一了呢?又有幾位研究者能迴避的掉表裡不一的時刻?

胃口的填飽,顯而易見,也是人與生俱來的天賦。但對意義的追尋,卻並不那麼清晰可見,也並非人人皆具備此能力。對意義的追尋是需要鍛鍊與培養的,但這段過程卻都是在意義的世界中進行,真要具體呈現也只有借住文字、影像等媒介才可行,當學習者要學習進入意義的世界中時,面對著文字等媒介,在逐字逐句的閱讀中,揣摩著意義的世界時,存在著偏差誤讀的可能性。因此除非學習者具有強烈的渴望,要追求意義,若是沒有此強烈渴求,又被放到學院的規約下時,產出的許多文字便很可能「交代」成分居多,「意義」成分薄弱,學習者寫出的文字只是在交代,而不是在追索意義。

一條麵,吃入口中,滑入胃中,如此地具體感受,麵條與舌頭的接觸,如此溫熱,麵條碎屑與腸壁的攪和,如此滿足。但一篇文章,讀入眼,思索入腦,是如此地需要腦袋的主動醞釀,腦袋的既有思索方式決定了這篇文章的消化方式,如果真的消化良好,腦袋的思索方式是會被緩慢轉化的。因此在研究者的學習旅程中,腦袋的主動性是非常重要的根本要素,既決定了閱讀某篇文章的消化程度,也決定了未來這顆腦袋思索方式的轉變契機。這也才是意義難尋的根本原因啊,因為人的思考觀點轉換緩慢且不易,但在閱讀文字(也是在閱讀意義的世界)時,人的思考觀點又是如此地重要且關鍵。

打個比方,人的思維方式,就如同校長兼撞鐘,既要主動探求意義的世界,又要反身調整自身的思維方式。逐漸形塑自己的「意義人」姿態,才能更滑順地溜入意義的世界。反觀物質的世界,人因為具有維持生理機能的生物需求,先天上已經領有「物質人」的入場券,正是在物質的世界中出生的,活在物質的世界中的。但也正因為人會思索,無數心靈形塑出了無形也無邊無際的意義的世界,但人會思索並不代表領到了進入意義的世界的入場券,因為意義的世界是不可以憑票入場的。意義的世界是打造出來的,當人在不斷地思索與追問中,逐漸打造自己成為「意義人」時,一個新世界也逐漸開展在你眼前,那就是,意義的世界。意義的世界,不是人可以進入的,但卻是人可以活出來的,如果你還是要追問有什麼入場券的話,那麼我想那張入場券就是你這整個人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