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30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凱因斯

今天要談的,是一位英國經濟學家,凱因斯。他的思想影響力非常大,不只是二十世紀經濟學界的重要人物,更影響了二十世紀中期許多國家的政策方向。在一次世界大戰後,尤其是西元1929年到1933年之間,世界經濟大蕭條,世界各國的失業率居高不下,英國的失業率更是始終高於20%。對於失業問題,以前的經濟學理論認為,供給本身就會創造需求,也就是說產品只要生產,自然會有人來買,若是供給與需求沒有達到平衡,一定是短暫的,不然就是有外力破壞,只要外力去除,供給與需求就會達到平衡,因此古典經濟學理論認為失業問題並不存在,只有短暫失業的磨擦失業或個人不願接受現有工資的自願性失業。每個人都能就業是常態,若有普遍失業的情況,就是現有的工資高於均衡工資,使得企業主不願意僱用工人,因此,古典經濟學理論的解方就是降低工資。

但事實上,古典經濟學理論卻解釋不了二十世紀初期的經濟大蕭條與居高不下的失業率,要找工作的人遠多於企業需要的工人,但失業率卻一直上升,這個時候用降低工資的方法完成無法達到充分就業。凱因斯就是在這樣一個戰爭、經濟蕭條與大量失業的時代背景,而古典經濟學理論對於現狀又束手無策的狀況下,構思出他的理論。

在經濟學理論上有巨大成就的凱因斯,其實並不是一開始就專攻經濟學的,他青年時期興趣廣泛,歷史、詩歌和數學都有所涉獵,不過他的數學才能比較突出。他是英國一個中產家庭出身的孩子,父親是大學教授,主要教經濟學與倫理學,而母親則是神學博士,積極參與社會活動。受到父母的影響,凱因斯喜愛思考,也喜愛參加各式各樣的組織,和人交流。

凱因斯中學時期就讀的是英國著名的貴族學校,伊頓公學校。他主修的科目為數學,但他對古典文學、歷史、運動、戲劇等方面都有相當興趣,而且時常保持每天學習八到九個小時的習慣,在圖書館中閱讀各種書籍,這對於台灣的中學生來說似乎有點不可思議,因為我們的課程都被填充的滿滿的,整天考試,根本沒有屬於自己的閒暇時間,等到下課時根本就不想碰書本。我們對於世界、對於知識的好奇與興趣早被填鴨的教育環境給壓垮了呢。

依頓公學校畢業後的凱因斯,以優異的成績申請到劍橋大學,同樣的,這也是一所學風自由、優秀教師與學生雲集的學校。凱因斯依然以數學作為主修科目。但這時英國社會處於劇烈變遷中,二十世紀初的英國經濟不再是世界龍頭,大英帝國的榮耀逐漸退色。而校園內各種學生社團活躍,學生熱切地討論各種公共議題。原本興趣就廣泛的凱因斯在這樣的環境中,慢慢感覺深奧艱澀的數學研究無法使他的內心產生真正的愉悅,反而令他感到枯燥乏味。

劍橋大學的學生普遍都認為,課堂或者老師只是他們學習知識的管道之一,因此他們學生間各類的社團非常興盛,而其中有個歷史悠久的學生組織,叫做「阿帕斯托學會」,簡稱為學會,參加的學生是經過嚴格挑選的,因此他們自稱為使徒。全校每年只有兩到三個學生獲准加入,學會成員也包括了已經畢業的校友。凱因斯進入大學的第二年也獲准加入這個學會,對他之後的思想與性格有深刻的影響。

這個學會是一群親密的朋友,以坦誠的態度追求真理,彼此熱切討論,他們並不要求個人的觀點前後一致,因為他們認為重大的問題是經過反覆思考與辯論才能達成。凱因斯在這樣熱烈交流,強調追求真理與提升個人精神力量的環境中,逐漸形塑了他邏輯思考清晰而且又辯才無礙的特質。而在這個學會中,影響凱因斯最深的是一位畢業的學長,年輕的哲學家穆爾。穆爾他強調一種,熱情的思索和熱切的交流的生活態度,而這樣的生活態度也是凱因斯一直嚮往的理想生活態度。

也因為這樣熱切的思索各種問題,熱切的和朋友討論,凱因斯的父親對這位有如脫韁野馬般的兒子有點不放心,因為凱因斯的心力始終不是放在主修科目數學上,他時常與朋友熱切討論到凌晨三四點,然後睡到隔天中午,錯過了與指導教授的會談時間。但已經逐漸形成自己的世界觀的凱因斯,卻知道高深的數學工具對於解決實際問題並無太大意義。因此在凱因斯大學畢業之後,他並未繼續成為一位數學家,相反地,關注現實問題的他,決定參加國家的文官考試,也是在這時因為要準備各類考試科目,凱因斯才開始大量地閱讀經濟學相關的著作,並投入當時英國富有名望的經濟學家馬歇爾門下,正式學習經濟學。馬歇爾對於凱因斯在經濟學上的潛力深感信心,他曾寫信給凱因斯的父親說:「你兒子的經濟學成績相當優異,我已經告訴他,如果他決定以經濟學家做為終身職業,那麼我會非常高興。不過當然,我一定不會強迫他。」不過後來凱因斯仍決定報考國家文官考試,後來考試成績揭曉,凱因斯名列第二,他每科的成績都相當不錯,但經濟學這科卻考的相當遭,不過凱因斯相當有自信地認為他在經濟學方面的知識勝過所有主考官,是主考官們認為他的答案不符合傳統經濟學的正統答案。從這邊也看得出,凱因斯獨立思考又強調現實感的特質。或許這也是凱因斯和其他經濟學家不同的地方,他的思考並不是為學術而學術,反而更像是為現實問題而學術。

文官考試後,凱因斯被分派到印度事務部工作,開始了一段兩年的文官生涯。進入政府部門工作後,獨立思索的凱因斯逐漸不耐公務員的被動且不負責任的心態,不論是對於部門內或工作上的狀況,他的各種建議都不被看重,他曾戲稱這段文官生涯最大的成就是將一頭血統純正的公牛用輪船送到孟買去。不過兩年的文官生涯也讓凱因斯更了解政府機構的運作情況,也讓他學會不只從學者的角度,更從施政者的角度來思考經濟問題。而且凱因斯也利用在印度部工作的期間,完成了一本談論印度的通貨與金融問題的著作。

離開印度部後,凱因斯決定重返劍橋經濟學界,開始做研究與教學。而大學時期深受同儕團體激勵的凱因斯,也在他當老師後,主動發起一個討論會,集結了他的學生在每週一晚上聚會,抽籤決定由一位學生宣讀他的文章,然後大家熱烈討論,最後再由凱因斯來做總結。這樣熱烈的討論實際經濟問題,激起了學生間的爭論和學習熱情,而且也讓年輕的凱因斯在學生中影響力日漸提升,使得他的學生無形中接受了他的思想與方法。

在幾年的教學生活後,1914年爆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凱因斯受以前印度部的上司之邀,至英國財政部當顧問。從這時開始,凱因斯開始在學界與政界打滾,也逐漸形成他的理論觀點,而在1936年,凱因斯53歲的時候出版了他最著名的著作,《就業、利息和貨幣的一般理論》,這是一本針對失業問題的學術著作,凱因斯推翻了古典經濟學理論對於失業問題的看法,也提出實際的解決措施,他認為在經濟蕭條大量失業時,政府應積極介入,投資公共事業,刺激消費。因此二十世紀中期,世界各國的經濟政策大多有凱因斯的色彩。而且每當經濟蕭條時,凱因斯的理論或許不是最好的解決處方,但絕對是必須思考或必須跨越的經濟學理論。

當我們看凱因斯如何思索他身處時代的困境,並提出偉大的理論時,也必須去看他是在什麼樣的生長背景與教育環境中成長。同時或許我們可以回頭想,我們台灣需要什麼樣的教育背景,才能培育出一批又一批願意認真思索其時代問題的個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