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30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活英文

比如有一天,我的四姑問說,「請坐」的英文怎麼說?我便念給他聽,sit down, please,然後阿姑她頓了一下,回說,哦,這樣哦,你請坐是「這桶分你素」(台語發音,這桶分你吃的意思),那我自己坐應該就是「這桶分我素」(台語發音)。之後持續好幾天,四姑看到我都會笑容滿面地說,「這桶分你素」、「這桶分我素」,然後遇到我二嬸也會興奮地教他請坐的英文要念做「這桶分你素」。

又有一天,在我們老家門前的石椅上,這石椅是我們巷子口的公共空間,親戚、鄰居都會晃這邊來聊天。這一天,石椅上坐著我姑婆與一位也當了阿媽的鄰居,我也晃到石椅邊,和他們聊起天來。姑婆對於我能和外籍看護用英文溝通非常地有興趣,便一直問我有關英文的事情,她問我一些日常生活的英文單字,比如說,吃飯的英文怎麼講,我便回說是eating,姑婆便認真地回說:「咦!我的孫女怡婷(和eating的發音類似)叫做吃飯哦!」我便回說:「對啊,你孫女這樣有福氣耶,名字就叫做eating,都不會餓到。」然後姑婆便又認真地追問:「那吃飽的英文怎麼念?」另一位也是當阿婆的鄰居便理所當然地說:「嗯,吃飽就去睡覺啊!」然後我們三人便一起大笑,也沒人真的理會吃飽的英文怎麼念這件事情了。

許多次類似的經驗下來,讓我發現我這些叔伯阿姨、左鄰右舍對於英文這個語言,有一種類似的回應方式,他們往往用一種渾然天成的戲謔方式來看待英文,讓我感覺他們不是真的想要學習英文,而是對於「英文」感到好奇,他們理解的方式每每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讓我意想不到而大笑。

藉著一位講英文外籍看護的到來,我這些叔伯阿姨、左鄰右舍與英文這種語言在生活中相遇,而透過我的眼睛,我感覺我這些叔伯阿姨對於英文的想像和我的想像不太一樣,他們看待英文時,用他們自己的生活脈絡理解英文,並成功轉化英文做為生活中的笑料。我想這是因為在他們原有的生活脈絡中,英文從來不曾是重要或必要的事情,他們不需要學會英文也能生活。

反觀我對於英文的想像,則顯得狹隘許多,不是「會英文」,就是「不會英文」,就這兩種理解,對於英文,我少了點想像力。但我的叔伯阿姨、左鄰右舍們,他們有第三種理解,超出了會/不會英文的理解方式,而是玩英文,他們不會用英文來生活,但是會在生活中用英文來玩耍,在生活中玩英文,我想這也是一種非常有創意的「生活英文」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