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30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看電影,猜火車。

突然有一天,主角決定要戒藥,他開始準備許多傢伙幫助自己戒藥,中間也發生許多有意思的片段,有一段還有點奇幻的情節,主角買了顆要塞肛門的鎮定劑,但因為拉肚子而把那藥丸拉在骯髒的馬桶裡,他便爬入馬桶裡,整個人塞進去,進入海底找藥丸,然後浮上水面,爬出馬桶。

他戒毒後,開始有了性慾,到pub找姑娘,和一個姑娘對上,到姑娘家去做愛。這段穿插著他、屎霸、湯米的性故事,很有意思的穿插。

接著,帶出其他四個人物的故事。屎霸是個溫和的嗑藥者,接受社會救濟局通知面試工作時前,藉嗑藥解除緊張,沒想到藥效讓他胡言亂語,非常成功地搞砸了那份工作。卑鄙不嗑藥,但有暴力傾向,動不動就拿刀子要砍人。湯米,有個女朋友,他也不嗑藥,但是後來因為女朋友甩了他,他很痛苦,向主角要藥來嗑,最後死的悽慘。變態男,帥氣、愛講電影、滿口解釋這解釋那的理論,但是在他和一個女人生的小嬰兒死了之後,他也沒心情拿什麼理論來解釋這些事情了。

情節轉到片頭的狂奔逃跑畫面,主角和屎霸被抓到,屎霸被判坐牢半年,主角因為參加戒毒班而免除刑罰,只是要繼續參加戒毒班。他在戒毒班因為受不了毒癮,跑出去找藥頭嗑藥,昏迷被送醫,接著被送回家,他父母幫助他戒毒,其間他痛苦不堪,後來戒毒成功後,他穿上西裝,到倫敦當起房地產業務員,過著中產階級的生活。【其實這時候就可以看出主角想重回主流社會的意思了。】

沒想到卑鄙找上他,跟他住在一起,接著變態男也找上他,此時在故鄉湯米死了,他們一群人回故鄉參加湯米的告別式。卑鄙找上一樁毒品大買賣,拉變態男、屎霸和主角加入,後來交易成功,他們拿到了大錢。

主角趁著其他人熟睡,拿起裝錢的袋子自己遠走高飛,但留了一捆錢給屎霸。後來卑鄙知道後大怒,但已來不及。故事接近尾聲,主角在一座大橋上拿著錢袋走路著,口白談著他為什麼要背叛朋友【我的解讀是,他不只是背叛他的朋友,還更是背叛他之前的生活方式】,他認為他是個壞胚子,而且他也瞧不起卑鄙,認為要是變態男想到也會幹同樣的事情,而對於屎霸則比較抱歉,所以才留給他一捆錢。

最後,他幹了這一票後,承認自己是個壞胚子後,決定走回選擇汽車、房子、小孩、朝九晚五的生活。

坦白說,結尾蠻出乎我意料的。湯米死在偏離主流社會的軌道上。屎霸、卑鄙、變態男還持續活在偏離主流社會的軌道上。只有主角在偏離了這麼一大圈之後,決定重回主流社會生活方式中。似乎是說,因為主角有自覺,所以雖然過了一大圈偏離主流社會的生活後,決定重回主流社會中。而其他人則持續活在領失業救濟金、嗑藥的生活中。

覺得好看的是,呈現了非主流、嗑藥、領失業救濟金的年輕人的生活世界、價值觀,呈現了他們也是人,也在追尋人生意義。表面上看來他們無藥可救,放棄自己,但影片呈現了他們的七情六欲與生活世界,只是影片選擇用一種脫離、旁觀者的姿態來呈現。因此看的時候不太會有沈重的感覺,我想這片子選擇此種呈現方式,甚至最後決定讓主角重回主流社會的結局,都說明了那種旁觀、不沈重的姿態。因此我覺得整部片其實也是在兜一個圈,帶領生活在主流社會價值觀的人去逛一圈,看看那些生活在主流社會外的人在幹嘛?在想什麼?然後最後還是跟著主角一樣,回到了主流社會價值觀、生活方式中去。只是或許會有點不同,讓人去思考,主流社會的價值觀、生活方式不是唯一的價值觀、生活方式,裡頭的苦悶與低度意義感是逃避不了的存在!

而他們這樣的生活方式,我想也是有其社會結構因素的,他們的國家可以領失業救濟金,讓他們不致於被迫投入工作、投入中產階級、或者是投入工人階級的生活中。他們不屬於任何工作階級中,他們屬於失業的一群。但弔詭的是,社會救濟局可以介紹他們去面試找工作,但他們也在考慮,當真的找到一份工作時,會不會比較好呢?【這部分還有許多地方可以思考下去。】

回頭想想台灣,我們的年輕人能有這樣的生活世界嗎?或者進一步說,我們的失業年輕人能發展出什麼樣的文化來呢?沒有足以餬口的失業救濟金,我們的青壯人口大多是主動、被迫地投入工作,投入主流社會價值觀中,我們的社會可能根本沒有機會像英國社會一樣,容許人們逸出主流社會兜一圈再回來。擺在我們眼前的生活世界與價值觀,可能只有一種,就是主流社會,就是活在裡面,裡頭的苦悶與低度意義感看是宿命看待或抱怨以對,但是如果我們不願意如此活在主流社會裡面時呢?當社會連給人兜一圈的機會都不給時,我們的年輕人怎麼用自己的方式去兜呢?如果有些人連兜都不兜了,直接岔出一去不回,除了犯罪、社會殘渣等說法外,還有沒有別的次文化產生的空間來說明這些人的存在方式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