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30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脫貧的世界觀

這時我才更看清自己的出身,我的父母和我所有的父伯輩,可以說是道地典型的受薪階級(工人階級)。沒有人是小資本家(更不用說是大資本家),沒有人是老師(更不用說是大學教授),沒有人是公務員(更沒有人是政治人物),都沒有,全部都是工人階級。聽朋友說他那個叔叔伯伯是教授,誰的父母是公務員,教授的小孩如何長大云云,或者是單純看到一張照片,是一個女孩跟兩個義大利人的合照,那是林徽因還是青年時(1920年)在義大利跟當地人合照的照片。感覺我自己的位置和他們完全不同,我沒有任何關係,父祖輩中沒有人可以給我知識上的啟蒙、財務上的挹注或重要人脈的介紹,我有的只是,工人階級亟欲脫離貧窮的基本世界觀、汲汲營營謀生的價值觀,和對工人階級一份與生俱來的親切感,因為那是我出身的地方。

今天早上六點左右出門時,在路上經過一處道路正在開挖,幾個工人忙碌著,突然我喉頭有點緊,眼睛有點濕,他們就像是我的父親,看到他們我無法不聯想到我的父親,因為我父親正是工地小工頭。今天下午在高雄拜訪廠商時,董事長帶我們參觀他的生產線,許多女工忙碌著,他們就像是我許多親人,在悶熱的工作環境工作,每月固定領一份薪水。

當老師的小弟,跟他去拜訪的這些廠商,我們在舒適的冷氣房中聊天著,愜意地喝著飲料。我的老天啊,那些人那個世界我真的未能也未曾了解過,屬於資本家的世界。不由得感慨,為什麼有些人可以拼上身價億萬,有人仍舊是每月領固定的死薪水,我當然不是敵視那些資本家,相反地,我更要藉著這次的機會去了解這些中小企業家如何拼到今天的局面?更要檢視我自己的出身,為什麼我的父祖輩拼不上去?然後思考,我呢?要思考我要拼去哪裡?當然要很拼,可是也要思考,怎麼個拼法?

脫貧的世界觀仍然深深影響了我,或者說謀生的壓力步步進逼,我當然必須先經濟獨立,才能更進一步去談其他了。

最近種種經驗,讓我思考到,人在什麼樣環境長大,是如何細膩被環境影響。像是說比如在明華園這樣戲班子的家庭長大,不唱戲也會看戲,在企業家家庭長大,不會做生意也會「談」生意,那麼在工人階級家庭長大呢?還沒長大就開始怕沒錢沒工作,可悲啊,脫貧的世界觀猶如緊箍咒,不知會套到哪一天為止?

前陣子和國小五年級妹妹聊天,那時我正在跟他介紹美麗新世界這本書,順便談了一些讀書的方法與心得之類的,沒想到妹妹突然回了一句話:「哥哥真厲害,這麼會說話跟想事情,以後一定不怕沒工作。」我聽完感覺開心也悲哀,開心的是妹妹聽了我說的東西,似乎跟他平日聽到的不同,感覺蠻不錯的,算是有刺激一下她的思考。悲哀的是她認為這些不錯的思想與看法,首要用意竟然是可以幫助自己找到工作。這不正是代表了脫貧的世界觀已經蠻穩固地建立在十歲不到的妹妹身上了!

才十歲不到的她,竟然沒有辦法遨翔在單純地思想的樂趣中,已經開始在想怎麼樣才能更有助於賺錢與找份工作了,這對一個小孩來說,是不是太苦了。我們的家庭已經不是舒適生活在富裕的環境中了,然後單純思考的樂趣又被脫貧的世界觀覆蓋,這是個什麼樣的環境?這是個什麼樣的世界?這樣的孩子長大後如何領略藝術之美?當然也更沒什麼機會體會商場億萬元廝殺的世界了,除非我妹超級拼,像那些白手起家的中小企業家一樣,否則,我妹我弟必須回歸到他們原先的世界繼續奮鬥去,如何脫貧是生活的目標,也是基底的世界觀。就像我現在的複雜心情一樣,碰觸到資本家的世界後,被震撼的感受久久無法散去,內心深處脫貧的世界觀也再次被檢視,現實生活要面對的是,如何脫貧?脫貧後的世界能否被想像到?我能嗎?我的弟弟妹妹能嗎?每位工人子弟能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