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30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夜未成眠 該做怎解?

 而反觀最近的睡不著,則是思考主體異常明顯,一直不斷地感覺自己的感覺、思考自己先前冒出過的思考片段,有點兒像是理智帶頭思考,想要不斷地分析自己的每個湧現的思緒片段。熬夜的習慣應該是上學期末趕報告那段時日養成的,而就寢時腦袋停不下來的情況則是過年後,開始在社大打工後那幾天開始的。那幾天每天就是上班完然後回家睡覺,起床接著上班,挺疲憊的。而且又因為一個期末作業還沒開始動工,可開學前一天就要交了,心中隱隱約約地焦慮與不安,一天比一天巨大。

直到有一天,我仍舊是躺在床上怎麼樣也睡不著,腦袋是異常的清醒,翻滾又翻滾就是睡不著,爬起身來坐在床邊看著天花板發呆半小時也是睡不著,最後決定起身到書桌前找本書來看好了。隨意找了一本以前大學時候買的卻未看的書,<空間詩學>,就這樣翻著翻著讀了起來。沒想到,這本書讓我平靜許多,一口氣看了三分之一本,也讓我反省了自己許多。

這幾天的夜未眠,但腦袋卻異常清晰的情況,似乎是內心的自己發出訊號,提醒我有多久沒有好好與自己相處、對話了。最近的日子裡,我的思考主軸總是為外物所佔據,比如說期末報告的進度、社大打工的種種大小事以及所謂學術性的思考,指的是對於某某社會現象或是社會改革的種種情勢等的思考。我的反省是,最近的思考方式有偏向理智與分析化的傾向,而較少觀照到自己的情緒或平實感受些什麼,我總是在腦中湧現某些意象時便急於去分析那個意象,就算是此湧現的意象非常片段或尚未清晰也如此,感覺自己太早也太急於客觀化自己的思緒了,連自己的思緒片段也成了自己的研究對象(或說思考對象),中毒太深!記得自己是個「研究生」,卻有點兒忘了自己也是個單純的「人」啊!忘了平實地去感受自己的思緒和體會外在事物的變化,總是感覺自己的感覺,卻忘了單純去感覺。嗯,摘錄一段前天的日記「我太專注在感覺自己的感覺,而忘了單純去感覺。我彷彿一分為二,視自己的一部分意識(也就是說初始湧現的意識)為客體,而另一部分的意識(也就是說繼初使湧現的意識之後隨之而起的意識)則一直試圖去描述、分析或記錄下自己每次當下湧出的意象。也就是說,當我用反思來思考我的直觀時,總是急著去描述、去分析,也因此直觀的純粹性降低了,意象便迷失了,而我的理智分析也就僅止於片段,不得其意不成概念的片段了。」

呼應到最近讀的兩本書中,都同樣地提到了一組概念,似可釐清我最近思考的方式。一本是C. Wright Mills(簡稱米先生)寫的<社會學的想像>,在這本書的附錄文章-論學術藝師精神-中,提到一組概念,「發現的脈絡」(the context of discovery)與「呈現的脈絡」(the context of presentation),前者的意思是說處於一種思考與組織自己的論點的脈絡當中,後者的意思是說處於組織好後呈現給其他人的脈絡當中。米先生是在談關於寫作與思考的交互作用時提到這組概念的,他建議在寫作時候應採用「呈現的脈絡」的方式來寫,若用「發現的脈絡」來書寫,將過於主觀,「將使得極少數人理解你」。不過米先生是建議寫作時用「呈現的脈絡」沒錯,其優點是1.在呈現的脈絡中工作,可能會得到新的觀念,成為新的發現脈絡2.且具有社交上的客觀性哦。不過米先生也建議「你必須在這兩個脈絡間遊走出入,而當你遊走出入時,最好要知道你下一步的方向。」

相較於米先生較為著重在「呈現的脈絡」的討論,最近閱讀的另一本書也見鬼了提到同一組概念,且較為著重在「發現的脈絡」的討論。這本是黃瑞祺(簡稱黃仔)編著的<馬克思論方法>,在黃仔一篇文章裡-馬克思的方法與方法論-也提到同一組概念。黃仔是這樣寫的,「科學哲學長久以來就有所謂「發現的脈絡」(context of discovery)與「證實或表述的脈絡」(context of validation or presentation)之分,前者涉及探究或發現一個新的結果,後者涉及將此一研究結果加以證實或表述出來。」原來這組概念的分際與關聯是科學哲學裡備受關注的課題哇!

和米先生不同的是,黃仔偏重在「發現的脈絡」有無邏輯或規範可循。對於這個問題,黃仔提出正反意見來,一派意見是「有些人認為科學發現和天份、靈感,甚或是潛意識有關,屬於偶然性的領域,沒有邏輯或模式可言。」殷海光曾做一比喻,科學發現好比戲院的後台,亂的可以,而將此一發現發表出來好比在戲院前台上,一切顯得整齊,不能瞎搞。而另一派意見則認為「科學發現也有邏輯或模式可循」,而黃仔提了類比法和迴溯推理法兩種科學發現的方法為例,類比法,嗯,望文生義,就類比麻,比如說把電比擬為水流然後來推測電的性質。而迴溯推理法則有點兒複雜,意思是說找一個具體的現象來說明許多的抽象假設。黃仔講的這麼落落長的就是為了鋪陳給馬克思的研究方法出場啊,因為黃仔認為馬克思的研究方法與迴溯推理法類似,而且也與「研究」與「表述」二者的方法的分際與關聯有關。

米先生思考的是呈現自己思考給其他人時候的方式,簡單地說就是寫作時的方式,而黃仔思考的是人在思考東西的時候有沒有邏輯或方式可言,簡單地說就是人的發想有無方式可言。老天啊,我又開始理性分析起來了,分析自己的思想,分析自己的閱讀過程,這時候我應該回頭去看看<空間詩學>(加斯東。巴舍拉著,簡稱老巴)這本書,這裡頭有一部分也是在談論著人的思緒,不過這本書以人突然湧現的思緒-以「意象」來形容-為主題來談。人突然湧現的瞬間意象是如何產生的?而且此意象是如何具有跨越主體的特性,就像是詩人的詩句並未將其意象的過去強加給讀者,然而,其意象卻能瞬間在讀者內心發芽生根?

從這本書一些摘錄中,我感覺到了思考我最近思考方式的另一種途徑,有別於上述米先生與黃仔的思考脈絡。「一個非凡意象的感染傳達力,即是一項具有重大存在學意義的事實。」、「一個非常獨特的意象,如何往往能在整個心理上專心致志的時候浮現?」、「意象在單純簡樸的狀態下,不需要一套學問。」、「詩歌中展現的力量,不會通過知識的迴路。」天啊,這簡直是另一套知識體系啊,根本無法實證地去證明些啥米也不會試圖去找尋經驗上的證據哩。

「我們不再視意象為『對象』,反而感覺到『客觀的』評論態度窒息了『迴蕩』,並根本將原初詩意現象所開啟的深切感拒於千里之外。」天啊,這句話要駁斥的對象(意即是說要駁斥的一套思考方式,即客觀地視自己瞬間湧現的意象為對象,並評論知。),不正是俺最近的思考方式!下面這句更是一記重擊,「至於心理學家,他被眾多的共鳴沖昏了頭,不斷想『描述』他的感受」,根本是狠狠呼了我一大巴掌,最近的我根本就是那個「心理學家」麻!

不過由於<空間詩學>這本書只讀了三分之一,還沒全盤了解老巴在這本書的思考脈絡,也還沒讀到關於老巴如何去談意象這回事,不過讀到的那一小部分就足夠讓我反省良多矣。最近的思考方式過於反思,忽略直觀,甚至不斷地反思自己的直觀,真的是中毒太深,下意識地分析起自己的思緒來,哼,搞啥啊「研究生」,搞的自己腦袋不停轉呀轉,研究生是人也要好好睡覺啊!失去了對自己的細緻對待,別忘了老巴提醒的,「親暱的自我關係是一種迴旋式的反身運動,這種反身加上『非現實的』夢想因子,人才能獲得『深刻』,而不是世間裡的『自私』或『自我中心』。這種深刻充滿著詩意,也許詩人給出詩意的那一刻,正是與自己最親暱的時刻。」嗯,對於與自己相處的方式,我還得繼續學習與體會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